广州孕宝助孕中心

坐了3年冤牢,只为一件事:韩国电影无尿点系列

阅读:991 时间:2024-02-10

电影《不汗党》(2017年)

“你很会吃鱼喔?”大嘴说。

“不但会吃,而且爱的要命,即便生吃也很美味,煎煮炒炸都很赞。”

“我就不大喜欢。”

“为啥?”

“你看,鱼这种动物,就算死了眼睛也还瞪得大大的,好像有话要对我说,多恶心;不过韩宰虎理事和我相反,他在杀鱼的时候很喜欢看着它们的眼睛。”

“呵,你每次提起韩理事的时候都神采飞扬的。”

“那家伙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疯子,他有无数种方法杀掉你。石器时代人们用的是大石头;铁器时代用的是刀和斧子;而现在是用枪,说到枪,这东西倒是减弱了杀人时的罪恶感,因为射击的时候会隔着一段距离。”

“你到底在说什么啊……”

韩宰虎理事,这个时候正躺在豪车里面晒太阳。

贤秀刚刚出狱,墙外那辆骚得流油的跑车让他有点犯恶心;一旁,是列队迎接他的社团成员。

“LOW,排排站很LOW;车的颜色更LOW。”

韩理事嘿嘿开门下车,手上拎着个塑料袋。

“你拿的是豆腐么?能不能有点新意?”

韩理事伸手捞出一个汉堡包,大咬一口;已经长年不知肉味的贤秀咽着口水,问:“我的呢?”

韩理事一招手:“上菜!走起!!”

高会长依依不舍地从桑拿房里出来,千队长正抽着烟等他。

“我这辈子,最敬重的女人只有一个,那就是千队长你,因为你不屈不挠,雷厉风行。我们集团法务部想针对你所造成的损失,提请诉讼和赔偿,但我一句话就让他们闭嘴了,我必须要他们也学会尊重。”高会长从一大碗冰块里拿起一小碗鱼籽酱,端在手里慢慢舀着吃。

“大韩民国这么小,却遍地都是会长。我跟你没有私人恩怨,只是奉命抓你,然后上面才会给我发工资,我才能有饭吃,所以,还请高会长配合一下。”

高会长把鱼籽酱端到千队长面前:“这是俄罗斯鲟鱼鱼籽酱,这么一小碗就相当于你两个月的薪水,尝尝看?”

千队长把手中的烟头往碗里一戳:“两个月薪水而已,我请你了。”

高会长正想发飙,韩理事带着贤秀进来了。

“千队长,好久不见,还没拿到证据啊?”韩理事主动上前出手相迎,千队长绕过他,来到贤秀跟前:“新面孔?他们找你来也是背锅的?”

“大婶,说话注意点。”

“你们这些渣滓,该吃吃,该喝喝,等进去了,可就只能吃泔水了。韩理事,你说是不是?”

韩理事冷笑两声。

三年前,某监狱

现在是娱乐时间,狱友们正在发起一项挑战,瘦小的贤秀就像一只被大猩猩包围的猴子。

几个回合之后,贤秀突然由掌变拳,结结实实砸在胖子脸上,胖子被激怒,引发骚乱。

一旁观战的韩理事对贤秀产生了兴趣,傍晚,他出现在贤秀的牢房里。

单间牢房突然多出一个人,贤秀给吓了一跳:“你想干啥?”

“在这高墙之内,人按规则被分为两种:惹得起的,和惹不起的。而你今天早上揍的胖子,恰恰是后者。”

“那你是哪一种?”

“你说呢?”

“惹不起的?”

“错。”韩理事掐灭烟头:“我是制定这个规则的人。记住,不要瞎惹事来增加自己的刑期。”韩理事走了。

监狱里鱼龙混杂,分帮别派;那胖子也是个小小的头目,因此,与胖子一战,让贤秀收获了小小的名气。白天的放风时间,贤秀在户外转悠,有个抱着《圣经》的小个子向他靠拢。

“走开,我不信教。”

“嘿嘿,跟你在一起,那些凶神恶煞才不会动我,你现在的地位不一样了。”

不远处,韩理事塞给狱警一个东西。

“那个人在这里面好像很吃得开啊。”

“唔~大概是在缴香烟税吧。”

十几岁就入黑道的韩理事,是监狱里唯一可以使用手机的人,厨房是他和手下们的专用餐厅。

出狱第13天

这晚,社团聚餐,高会长、韩理事等大大小小的成员都到了,贤秀也在;自从他的加入,大嘴一直看他不顺眼,觉得他没大没小,借着这个机会,他要在小弟们面前教训一下他。

“小子,如果你能打赢我,我就跪着给你唱歌。”

大嘴那一套“先声夺人”的套路不管用,自己反而成了丑角,心中那个堵啊……

高会长给贤秀满上一杯烧酒:“韩理事在里面过的不错吧?一定是称王称霸。”

“不,与其说是王,不如说是总统。”

“哦?怎么说?”

“因为总统都有任期的嘛。”

有一天,监狱来了个狠角儿——金城翰;这也是个背着人命的主。

韩理事为保住自己的地位,主动向对方提出香烟流通权“五五分账”,可金城翰不屑:“小老弟,我可是金城翰,看起来像是卖香烟的小混混吗?我听说你在外面以贩毒为生。”

此言一出,瞬间把韩理事的逼格拉低,周围的狱友都把这当成了笑话。

为了挽回面子,韩理事嘿嘿一笑:“现在开战的话,你认为谁会赢?”

这时,有人跑来通知他,有小弟被狱长叫去办公室了。

韩理事脸一沉,赶去找狱长,那小弟已经不省人事。

“狱长,您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你不知道这个月有临检吗?”

“金城翰给了你什么好处?比我给的还多吗?”

其实“好处”已是公开的秘密,但当前为了与韩理事划清界线,狱长就借题发挥,用一顿打来警告他不要乱说话,然后关禁闭,并将他的手下分散,使其孤立。

金城翰成了老大,据说,他和狱长是老乡。

韩理事成了孤狼,没了昔日的威风;在这样的处境下,想除掉他的人就要有所行动了。

贤秀去牢房看韩理事,韩理事扔给他一条烟。

“怎么?你的命就值一条香烟?明天他们会调查这件事的。”

“哼,没用的,狱长肯定跟那帮人串通好了。不过奇怪的是,金城翰已经把我逼到无路可走,为什么还要杀我?……小子,你为什么帮我?”

“我妈说看到可怜人不能冷眼旁观,能帮就帮。”

韩理事笑他傻:“你走吧,明天见。”

贤秀捧着香烟走了,很快又转回来:“你的手机还在不?”

在狱长办公室,贤秀把手机交给狱长:“这是我在牢里捡到的,我觉得您有必要看一下,里面似乎有不少有趣的照片。”

这摆明了是在展示监狱混乱的管理,而狱长无疑是最大的责任人。

“我要检举旁边这位大叔,是他垄断了监狱的香烟并让其肆意流通的。”贤秀装作很无知的样子。

“你们是在威胁我?”

韩理事说:“不不,我们这种小咖,哪敢威胁您啊。”

狱长把手机掰成两截,扔在地上踩得稀烂。

贤秀惊道:“啊,我本来还想检举他私带手机呢……”

狱长给了他一巴掌,韩理事也给狱长来了一下,把他打懵了。

贤秀说:“那些照片,我们已经寄给民间友人了,如果外面一个星期联络不到我们,或是禁止探监,那么照片就会直接寄给检察厅。”

“如果上面展开调查,我顶多是追加一年刑期,而你?……”

重新找回靠山,韩理事第一个要收拾的,自然是金城翰。

厨房里,一锅热油;韩理事舀起一些,金城翰被捆坐在一旁,光着身子,韩理事一个“不小心”,一碗热油全浇在金城翰的大腿上,立刻升起一阵烟,热油遇到生肉,糊在上面滋滋作响。

“我问你,我们在外面又没有结怨,为什么你要干掉我?”

金城翰腿上的油温还没散去,他咬着牙回答:“一山不容二虎的道理,你会不懂?……”

“回答错误。”韩理事转身去取了更多的油。

“高会长!高炳哲!!是你老大让我们干的!”被扔在地上的胖子说话了。

这是韩理事没有料到的,他仍然舀足了油,回到金城翰身边:“你瞧,他这个回答就很有说服力,对吧?”

“我可是金城翰,今天的事,我势必……”

韩理事把他嘴堵上:“怎么?你是要威胁我,说我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么?”

出狱第32天。

大嘴给高会长满上一杯酒:“会长,您还要对韩理事动手吗?我看他还有点儿用处。”

“我问你一个问题:你在路上捡了一只流浪狗,喂它吃饭,替它梳毛,照顾得无微不至;而如今,它的毛发变得有光泽,也长得壮实了,可它却不再对你摇尾巴,还时不时冲你叫唤,凶你;更可笑的是,它不知道自己是条狗。大嘴,如果是你,你会怎么做?”

话音刚落,一只棒球撞碎玻璃,几乎擦着高会长的脑袋飞进来。

“这个王八蛋。喂!韩宰虎!你要死啊?差点伤到会长!”

“不好意思,太久没运动,力道没控制好,抱歉抱歉哈~!”

“没关系!”高会长回了个礼,又小声道:“渣滓,要是不管他,迟早反咬我一口。”

“那么,还是除掉他吧。”

“嗯,等俄国人的交易完成,就选个日子。”

高会长将如何对付韩理事?

坐了3年冤牢,只为一件事:韩国电影无尿点系列(2)

Copyright © 2002-2030 广州孕宝助孕中心广州孕宝助孕中心网站地图sitemap.xml tag列表